要更主动关心躁郁症等情绪病患者,我们需要做这些准备

每当有人因情绪病而离开,我都会感叹为什么需要死亡作为代价,才能令我们惊觉情绪病真的会无情地夺去人的性命、我们真的需要关心身边的人。

要更主动关心躁郁症等情绪病患者,我们需要做这些准备

“情绪病”≠“情绪不好”

你身边有情绪病人吗?我们要关心他们,首先要对情绪病有正确的认识。许多人以为情绪病只是“情绪不好”,只要“看开一点”、“乐观一点”,就能慢慢好起来。

患者当然会有情绪不好,但情绪病之所以为病,是因为患者无法自我控制情绪。脑神经科学研究也指出,抑郁症患者的脑部因缺乏了某些物质无法正常运作,所以这不只是心理病,也是一种生理病。

抑郁症︰不是不开心,而是被长期剥夺生命力

以抑郁症和躁郁症为例。抑郁症不是不开心,也不是单纯的忧郁。最大特点是夺去人的所有动力,包括令患者在意识上失去活力,对世界和人的理解都变得虚无、没有意义。抑郁症者因被剥夺生命力,通常会卧床一整天,连起身喝水也没有动力,更别说出外见人或工作。

因此,跟他们说“出外走走见见人”、“你不要不开心”、“改变一下你的想法可能会好点”,对他们来说就像跟跛的人说“你可以出外走走”和“你用手走路可能会好点”一样难听与不了解他们。

躁郁症︰患者忽然的亢奋令人误以为已经痊愈

至于卢凯彤这次患的躁郁症,症状更加复杂,患者会有抑郁症的状况,但有时却会完全进入相反的亢奋状态。这种亢奋状态基本上没有因由所致,而且患者也无法控制它的出现和消失。

在那段“躁”的期间,患者可能会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事,能承担各种事情,把所有不可能的任务都抬上身;又或者会特别愤怒、亢奋,不断自话自说,包括各种脏话甚或完全没有逻辑可言的内容;严重的更可能有明显的肢体发泄或破坏行为,譬如摔烂身边的所有东西。

要更主动关心躁郁症等情绪病患者,我们需要做这些准备

躁郁症有两个可怕之处。

一、在亢奋状态时,它会令患者以为自己没事,甚至觉得自己已排除万难,但很快这种情绪就会消失,切换回抑郁的状态。这种不断反覆大起大落的情绪,会切切实实剥夺患者的正常的生活模式,并陷入更混乱的思绪状态之中。如果你人生经历过两三次大起大落的情况而明白那种疲惫与可怕,那么躁郁症者就是每天可以经历不下数次的同样状态。

二、由于患者的情绪切换很快很大,所以患者身边的人或许觉得对方根本没有病(“你看,他又没事正常工作了”),或者对患者的行径无所适从。所以,当我们面对躁郁症患者时,千万不要在他们看起来“没事”的时候,真的以为他们已经“好起来”;也不要在他们忧郁发作时疑惑他们为什么又变回这样子。

病情还浅时即治疗,有病应该吃药

我们应该对情绪病有更敏锐的观察,若然发现身边有人情绪一直反反覆覆,或者已有一段时间抑郁到失去生活动力,我们就陪他们看医生(不是只“叫”他们看医生)。

我知道有人怀疑看医生的成效。没错,看医生或吃药并不能解决情绪病的所有问题;情绪病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标签,将所有病患背后的问题(例如社会背景)都压缩在这标签下。然而,药物始终能稳住患者的情绪,尤其是愈严重的患者就愈需要药物,否则他们很可能会造出伤害自己的事(特别一提的是,抗忧郁药物大多是需要长期服用才有效的,所以不应该一时吃一时不吃)。

把“吃药物”和“处理情绪病背后的其他方面”对立起来,是虚假二分,两者没有真正冲突(当然,我也同意如今医疗体制仍然有很大改善空间)。我们不应该视药物是怪物,也绝对不应该以为生理或心理医学可以处理情绪病的所有部分。

破除“经常说想死、想自杀的人不会自杀”的迷思

你或许认识一两个人常常喊想死但仍未死,而感到他们就只用嘴皮说话,真正想死的人是不会说自己想死,要自杀了。然而,这却是迷思。许多防止自杀机构均提到,不少自杀身亡者都会在生前透露自杀信息,不应轻视有关言论。我认识有自杀过、自杀身亡的人都在生前多次说过想自杀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死亡的话题向来是禁忌,“自杀”也不例外。所以一般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说自己想死想自杀,因为这可能影响到自己和别人的关系,别人对自己的理解。事实上,即使曾经自杀未果的人也可能会在事后后悔自己的自杀宣言,因为他们怕自己的自杀宣言或情绪病会吓坏身边的人。所以,当一个人透露自杀信息时,他们很多时是真的拥有这个信念。

认真、严谨对待自杀宣言

透露自杀信息的人可能有几个原因,譬如他们有这冲动与情绪想高喊出来,或者想从透露中获得别人关注(关心)、了解、协助(这些都不可耻),甚或纯粹最悲剧的把已下定决心的行动说出来,跟大家说声再见。

自杀的原因往往是复杂的,三种因素可能是复合并随时间而变的。即使他们一开始真的是喊一喊而已,但及后没有人关心,很可能真的会令他们走上绝路。因此,如果我们看到身边的人喊自杀,甚至经常喊自杀,也不能大意。

你能够想像吗,当你在脸书上看到别人一句“我很累”时,他/她可能正在哭得要死,或者在用美工刀不断划手;所以,不要轻率地以为那就只是一句话。

要更主动关心躁郁症等情绪病患者,我们需要做这些准备

我们在日常之中可以做的事,比我们想像中多

要真正关心情绪病患者,我们就需要承认以下的难堪事实︰我们很多人并不真的如嘴上说的那样关心别人。这真的很难听,却是事实,是我们必须承认的事实,否则就不能更好关心别人。

倾诉与陪伴本身就是情感劳动,而要关心持续及反覆的患者,就更需要承受对方不断发放的负能量,这绝对会影响自己的情绪状态。即使你愿意承受,也会有一刻感到疲倦甚至烦厌。

事实上,患者通常对这点也有相当理解。他们可能会不想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他人,也害怕吓走烦走身边唯一关心他们的人,而甚少表露自己的情况。所以,我们需要更敏感和更有耐性,才能真正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,更莫说要真的付诸行动去关心别人。

我们需要比现在更主动一点,不,是更主动得多,把这种关心和观察变成日常,而不是出现事故时才“惊觉”或“发现”自己原来要多做一点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