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身边的人患有精神疾病,家人和亲友可以做些什么?

如果被确诊是精神疾病,任何人都不会好受吧。著名的美国精神科医师库伯勒- 罗丝(Kubler – Ross)曾提出一般人面对重症时,通常要费一番工夫,经过震惊否认、生气愤怒、讨价还价、沮丧逃避等心路历程,才能一步步过渡到“接受”的阶段。在这过程里,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正确的认知。

精神病是“脑子生病,表现在情绪、行为、认知、冲动控制、现实感判断方面的异常症状,治疗后有机会得到改善”。只要能理解、接受这个观念,思考一下“我是不是病了”,患者就可以免除很多猜测、担心,甚至折磨。例如妄想症患者千辛万苦找证据,一直觉得全世界与我为敌,岂不是太孤单害怕了吗?若能换个角度,考虑一下“也许是我病了”的可能性,就好办多了。

当身边的人患有精神疾病,家人和亲友可以做些什么?

治疗中的生活课题:用药与人际互动

一旦确定需要持续治疗,面对用药时还是要有适当的心理准备。首先是副作用的问题,现在的药物资讯公开透明,只要药物出现任何副作用的机率超过一定的百分比,就必须在药袋上清楚注明。这样一来,有时反而让人看了就怕,哪里还敢吃药,更何况有些病患习惯把任何不适都归咎于药物副作用。

事实上,有些副作用在一开始服药时比较令人困扰, 用药一阵子之后身体会逐渐适应;有些副作用可以靠自身的努力,例如饮食控制、规律生活、运动等来避免;有些则要靠其他辅助药物来减缓;还有些副作用则是一旦出现就必须调整剂量,甚至停用。这些都可以和医师好好讨论,不要擅自决定。

其次是心态。常有人认为吃药就表示我是病人、表示我的病还没好、表示我不够坚强得依赖药物⋯⋯仿佛吃药带来许多负面形象。实际上,不吃药并不会让患者变正常,反而可能因为不吃药、病情不稳,别人一看就知道有病。所以不妨把药当成是帮助我们的朋友,这样心里会轻松点。

至于人际互动上该留意什么呢?尽管自己和家人接受生病的事实,专业人员也一直透过卫教宣导,莫将精神病污名化,甚至连精神分裂症的名字都改了,但不表示一般社会大众就能以平常心包容对待生病的人。建议可以先做好心理准备,对外来的偏见不需要照单全收,同时也虚心检视自己是否在不经意间出现失当的言行举止。

此外,到底该不该向雇主或同事透露自己的病情?说了怕被另眼对待,不说又怕在一般标准的要求下无法胜任工作。其实,就算是身体方面的疾病,我们也不一定会对雇主或同事和盘托出。比较重要的是,我们明白“量力而为”的重要,清楚了解自己可以做些什么、无法做到什么,我想这才是和雇主沟通的重点。

当身边的人患有精神疾病,家人和亲友可以做些什么?

家人和亲友可以做什么?

如果家人罹患了精神病,亲友面临的第一道难题常是“怎么劝他就医?”特别是没有“病识感(是否意识到自己生病)”的精神病患者。其实,是不是精神病、是什么样的精神病,家人不用太伤神,只要以“关心”为出发点,告诉他家人注意到了最近他和之前不太一样、担心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是否睡不好、吃不下、心情闷、静不下、胡思乱想等等,鼓励他接受协助。陪同就医时,提供客观的报告,然后把诊断和说明的任务交给医生就好。

很多家人朋友在听闻挚爱的亲人罹患精神病时,也会经历一段心理历程,有时“无法接受”的情绪反应甚至比患者本人还严重,反而造成患者的另一重压力。家人和患者必须目标一致,才能减轻彼此的负向情绪。同样的,对于疾病及用药正确的认知,是帮助患者最重要的第一课。

有时家人太关心反而帮了倒忙,例如想鼓励患者,希望他要靠意志力,不要依赖药物;或者过度紧张,漏吃了一次药,就以为马上会复发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;有时过度保护,筛除所有可能的压力源,却也可能断绝了有益的互动;甚至爱之深责之切,告诉病人再不振作、找个工作独立生活,就只好送去疗养院⋯⋯ 。其实家人的出发点都是善意的,只是在做法上不见得有效,甚至可能造成反效果。

若家人相处原本就不融洽,很容易在压力下将指责无限上纲。医院里不时会出现家属互骂的场面,责怪都是因为对方教养不当;也有人说“我们家这边都没这种遗传, 一定是你们家的基因有问题”;或是长辈怪罪女婿媳妇没好好对待孩子,才会变成这样。这些话宣泄了一时的情绪,却可能带来更大伤害。

此外,家人间不一致的态度,也会让患者无所适从,比如说爸爸不希望孩子吃药,妈妈却担心不吃药病情会恶化。姊姊认为病人不该有任何压力,不让患者去找工作,弟弟却看不惯哥哥整天在家无所事事,言词间总是故意刺激。还有热心的众家亲戚,转告从别的案例(多半是不同的病症)听来的各种疗法,以及很不一样的治疗结果,让当事人和照顾者更加为难。

有的老爸爸老妈妈担心自己百年以后,生病的儿子该怎么办,于是赶快帮他娶个老婆;也有的父母担心结婚生子的压力太大,尽管孩子已经恢复得很稳定,有了体贴懂事的对象,也绝不赞成婚事⋯⋯。这让我不禁叹谓:这样重要的人生大事,真的该用“有病”、“没病”的二分法,当做决定的唯一标准吗?

的确,家属和病患处在同一艘船上,他们的压力有时不亚于患者。目前很多地区有家属自助团体,例如康复之友协会,可以分享讯息和资源,互相支持鼓励。建议家属们也要积极学习、调适、向前看,才能和病患携手朝康复之路前进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