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怀疑亲友患上了抑郁症, 但他们拒绝求助, 我应该怎样劝他们?

心理及精神的疾病,不像身体上的毛病,患者未必能够意识自己患病,故此许多时不会主动求诊,而且他们也不认为自己需要求诊。若然亲友向他们建议时,他们本身的心理问题会使他们变得异常敏感,甚至抗拒家人,认为其他人在胡思乱想。故此,若处理不当,双方的关系也会受影响。

劝服患者求助的方法主要可分为“探索”,“确认”与“行动”三部分。重点在于采用​​“非指令式”的沟通方法,即透过适当地发问,令患者更了解自己的情况,以及适当地制订解决方法。

以妻子发现丈夫最近长期陷于情绪低潮,性情大变,脾气变得暴躁,怀疑他患上抑郁症为例子:

第 一步是探索,目标是让患者意识并了解自己的问题。当妻子怀疑丈夫患有情绪病,她可巧妙地打开话题匣子,问他的近况、工作如何,但切勿太过开门见山,单刀直 入,这样可能会把大家和谐的沟通迅速打破。从闲话家常当中,妻子应尝试找一个“切入点”,意图跟丈夫展开与心理健康有关的对话。假若先生在倾谈途中,分享 自己最近容易感到疲劳,或是为某些事情而心烦的时候,妻子应该立刻把握机会,把话题转到心理健康的情况,问有关情绪方面的问题,如:

“你有没有留意最近自己情绪上有什么改变?”

“你发觉那负面情绪带来了什么影响?”

“还有呢?……还有呢?”

谈得不错的时候,妻子可以把范围缩窄,问他的情绪对他的身体、想法、生活和工作等各方面带来什么影响,如“你有没有留意负面情绪对你生活上带来什么改变?”等。

这可让他反省自己实际的情况。 “还有呢?”和“除此以外?”等的问句,都可以抛砖引玉,引导他发掘更多问题。追问时,妻子亦需要竖起耳朵,专心记着丈夫的说话,为下一步预备。

当 丈夫分享得差不多的时候,可尝试进入下一步── 确认。妻子可以把症状整合,向丈夫覆述一次他在第一部所提过的有关病征,例如:“你刚才说,除了心情不佳以外,你还发觉自己食欲不振、对嗜好好失去兴趣、 没有动力上班、烦躁、失眠、记忆力衰退,集中力下降等⋯…”待他确认以后,妻子可以接着问:“若一个人同时有以上的改变,代表出现了什么问题?”这可让丈 夫客观地得知自己的情况,同时亦能以抽离的角度重看这一件事,一同寻找问题的根源。

也许,丈夫未必能于一时三刻给出答案,那么妻子应从旁耐 心鼓励,说“慢慢想”。若然丈夫依然一脸茫然或猜不到答案,妻子才可考虑逐步给予提示,引导他思考,例如尝试问他:“这会不会是医学上(或健康上)的问 题?”选用“医学上或健康上的问题”而非直接说“病”,是希望利用说话的技巧减低问题的负面标签,让患者较容易接受。

如果丈夫仍然毫无头 绪,妻子可以再把范围缩小,“会不会是与情绪有关的问题?”一段时间以后,若然丈夫仍无法想通自己的问题,妻子可使用比较直接的方法,尽管如此,妻子仍应 保持耐性,利用问题引导患者,例如问他“会不会是抑郁?”而不是指着他肯定地说:“你一定是抑郁,快点跟我看医生吧!”

第二步成功以后,患 者已开始察觉自己带有情绪问题的先兆,家人便可以进行第三步── 行动,引导患者实践见医生的计划。妻子起初可能问:“若发觉自己可能有情绪问题,下一步应如何处理呢?”让他思考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着想,他应该怎样做, 若然妻子感到丈夫对“行动”依然抗拒,一时间无法接受,妻子可考虑把行动后的受益群体一步步扩大,从家人开始,到朋友,甚至是社区。譬如问:“从我们一家 的角度来看,如何处理是对大家最好的呢?”把其他人拉入受益圈子,或能增加患者的求助动力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